<code id='vwim2'><strong id='vwim2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ins id='vwim2'></ins>
        <acronym id='vwim2'><em id='vwim2'></em><td id='vwim2'><div id='vwim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wim2'><big id='vwim2'><big id='vwim2'></big><legend id='vwim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vwim2'></fieldset>
        <span id='vwim2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vwim2'></i>

          1. <tr id='vwim2'><strong id='vwim2'></strong><small id='vwim2'></small><button id='vwim2'></button><li id='vwim2'><noscript id='vwim2'><big id='vwim2'></big><dt id='vwim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wim2'><table id='vwim2'><blockquote id='vwim2'><tbody id='vwim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wim2'></u><kbd id='vwim2'><kbd id='vwim2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dl id='vwim2'></dl>

            <i id='vwim2'><div id='vwim2'><ins id='vwim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庫佈其首條穿沙公路 矗立在大漠的無形豐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大色欧美Av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呼和浩特8月8日電 題:庫佈其首條穿沙公路 矗立在大漠的無形豐碑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柴海亮、劉詩平、任會斌

              盛夏的庫佈其,黃綠相宜,一片片治沙林、一個個人工綠洲如“金鑲玉翠”,在烈日下閃耀著生命之光。

              一條新修的雙向四車道穿沙公路,縱貫南北,像一條黑色的長龍伸向遠方。無人知曉這是庫佈其沙漠裡的第幾條公路,而眾人皆知往西幾公裡一條窄舊的公路是第一條穿沙公路。

              “誰也忘不瞭第一條穿沙公路!”正在為新公路做掃尾工作的工人門肯巴雅爾說,“沒有它,沙漠裡的老百姓走不出去,脫不瞭貧,庫佈其生態也不會有這麼大變化。”

              48歲的門肯巴雅爾是內蒙古自治區杭錦旗獨貴塔拉鎮的牧民,20年前,他曾參加瞭修建第一條穿沙公路的治沙大會戰。

              庫佈其沙漠位於黃河“幾”字彎南側,面積1.86萬平方公裡,橫跨內蒙古杭錦旗、達拉特旗和準格爾旗等旗區,為我國第七大、距北京最近的沙漠。沙起庫佈其,數小時後即可揚落千裡之外的京畿。

              “黃沙滾滾漫天來,白天屋裡點燈臺。行人出門不見路,莊稼牧場沙裡埋……”這首歌謠,唱出瞭庫佈其沙漠曾經的苦痛與憂傷。由於大漠阻隔,一些村莊、牧點,幾成與世隔絕的孤島,牧民去趟鎮上,步行、騎駱駝,要走兩三天。有的孕婦難產,死在瞭前往醫院的路上。許多人因困苦而背井離鄉。

              旗裡唯一的工業企業億利集團的前身杭錦旗鹽場,距最近的火車站不到70公裡,卻被大漠阻道,外運產品需繞行300多公裡,噸鹽運輸成本增加幾十元,企業經營十分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為解決沙區群眾、企業“行路難”,保生存、促發展,20世紀90年代初,杭錦旗決定修建一條穿沙公路。這是庫佈其歷史上開天辟地的大事,能不能修?10名勘測設計人員和1名記者在無數人期待的目光中,趕著毛驢闖進瞭大漠。頭頂烈日,腳踏熱沙,忍饑挨餓,高溫使攝像機都停止瞭工作……29天後,他們歷盡千辛萬苦終於走出瞭大漠,提交瞭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。

              1997年6月16日,穿沙公路破土動工。人聲鼎沸,機聲隆隆,不知沉睡瞭幾千年的庫佈其沙漠蘇醒瞭。邊修路邊治沙,杭錦旗組織瞭7次萬人治沙大會戰,以保護新修的公路不被流沙掩埋。

              上到六七十歲的老人,下到八九歲的小學生,上萬人組成治沙大軍,扛樹苗、鍘柳條、平沙丘、打沙障……工地上人山人海,騾馬嘶鳴,號子聲、馬達聲、刀鍬聲,響徹雲霄。沙地上,搭起露天大食堂,20多人一口鍋,鐵鍬當鏟,沙坑作灶,沙子卷進鍋裡,半飯半沙,人們笑稱為“沙拌飯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清湯掛面碗底沙,夾生米飯沙磣牙,帳篷臥聽大風吼,早晨起來臉蓋沙。”回憶起當年大會戰的場景,人們依然心潮澎湃。

              修路缺錢,全旗幹部群眾、企業紛紛解囊,群眾十元、幾十元,幹部幾十元、幾百元,共捐款40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歷時3年,杭錦旗人在沙漠中打通瞭第一條貫通南北、暢通內外、長115公裡的公路,它南起杭錦旗政府所在地錫尼鎮,北抵烏拉特前旗烏拉山火車站,稱錫烏公路或S215線。

              公路在延伸,綠色在鋪展,大漠深處崛起瞭一道“綠色長廊”。修路與治沙、治窮聯結成一體,“死亡之海”由此變成瞭“希望之海”。

              沒有奮鬥,哪來的波瀾壯闊?杭錦旗人為之付出瞭無盡的艱辛,付出瞭無數的血淚與汗水,但收獲的何止是一條擺脫貧窮落後的“有形”的路?何止是一座生態財富的“金山銀山”?一個熠熠發光的不屈不撓、敢為人先、解放思想、艱苦奮鬥的“穿沙精神”,已然成為澤被後世的最大財富。

              杭錦旗獨貴塔拉鎮圖古日格嘎查牧民烏日更達賴,是穿沙公路修建的參與者和受益者。當年的大會戰,讓他學會瞭技術、開闊瞭眼界、轉變瞭觀念、體悟瞭精神,回到傢鄉後,開始大面積承包荒沙治沙造林,20多年如一日堅持不懈,8萬畝治理區如今草長鶯飛,年收入近20萬元。他也因治沙被評為全國勞模。

              “穿沙公路,改變瞭我的生活。”51歲的烏日更達賴說,如果不修穿沙路,生態又不治理,全傢人隻能背井離鄉。

              像烏日更達賴一樣,受益者豈止百千萬。陳滸,當年的達拉特旗蓿亥圖鄉鄉長,看到“鄰居”杭錦旗如火如荼地修建起穿沙路,同樣為庫佈其沙漠所困的他心想“為什麼人傢能修,我們就不能修”!1998年,達拉特旗蓿亥圖鄉舉全鄉之力修起瞭一條30公裡長的穿沙公路,第二年沙區牧民人均收入為此增加瞭1000多元,群眾歡欣鼓舞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沒有當年杭錦旗穿沙公路的榜樣力量,我們也不會有自己的壯舉。”今年60歲的陳滸說,“它就是庫佈其人的指路明燈,幾十年過去瞭,它還在我們的心裡發亮發光。”

              今天,錫烏公路上車來車往,公路兩側,極目遠望,綠色無邊。今年底,已超期服役10年的庫佈其首條穿沙公路將被新修的穿沙公路所取代,新公路比舊公路縮短40餘公裡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精神不滅,它已猶如一座豐碑,高高地矗立在大漠上。

            原標題:庫佈其首條穿沙公路 矗立在大漠的無形豐碑